晓江千古

分享到:
点击次数:364 更新时间:2021年01月29日22:06:51 打印此页 关闭

钮则诚

作者简介:钮则诚,台湾辅仁大学哲学博士,著名生死学家,台湾南华大学生死学创系主任。铭传大学教育研究所教授,中央大学哲学研究所、台北护理学院生死教育与辅导研究所兼职教授,主要研究人生哲学、生死学、殡葬学。


不知怎的,每当我思及晓江兄,便会联想起傅老。在我的心目中,人称「生死哲学大师」的郑兄晓江先生,以及久封为「生死学之父」的傅老伟勋先生,两位看似壮志未酬,却已在世上立言以不朽。傅老是我的哲学前辈,承蒙他的提携,我才有机会涉足生死,接手办生死学研究所,晓江正是所内迎接的头一位贵宾。由于我们都是文哲学者,诚可谓「以文会友,以友辅仁」。生死学不止谈生论死,更希望助人了生脱死,由是便衔接上生命教育。而当生命教育在两岸蔚为流行之际,彼此的交集也更为频繁。去年十月中旬在台大一场生命教育研讨会上,看见晓江意气风发地担任主题演讲,距我们初识整整十五年。不料四个月后就传来他离开人世的消息,享寿五十有六。

 

傅老六十三载的身影也是在一场研讨会后三个月大去,前阵还有位对生死学极用功的余德慧教授于六十二岁即撒手西归,一时竟让年届花甲的我深感惶恐,不敢再妄言生死了。倒不是怕死,而是怕死得不堪。生老病死莫不指向苦,但离苦得乐的工夫却可以不断修持,如今所谓「正能量」、「正向思考」皆可作用于此。在我的印象里,饱读诗书的晓江兄无论在台上或台下,都予人积极正向之感,奈何这彷佛已经烟消云散。不!哲人虽萎,但精神犹在,他的风范与著作仍长存人间,助人臻于美善之境。毕竟晓江作的乃是「生命的学问」,他从中国哲学中提炼出独到的生死智慧,撰成《中国生命学》一书,补足了傅老主张生死学系由西方死亡学与中国生命学共同组成,后者却始终缺乏系统论述那一块。

 

但我认为晓江先生的贡献并不止于生命学,他还用心建构了中国的死亡学,尤其是本土殡葬论述。三月下旬在上海举办的第三届两岸清明文化论坛,可视为他于生前最后未竟之业,却也在与会人士全体默哀之下助其完成。那天晚上,我想到他所向往的「中国知识分子之梦」,不正是这些逐梦的理想,令大伙儿又聚集在一道了吗?晓江千古,放心地走吧!后继有人也。就像有不少同道继承傅老的遗志,把生死学打造成一门独特的学科,郑教授的生死互渗观,也足以在未来形成一股思潮,造福一代又一代炎黄子孙得以了生脱死。生死哲学与生命教育重在实践,人得一死方能证成自己的人生哲理。反身而诚,晓江兄究竟谱下了福柯式的终极体验,亦或加缪式的荒谬结局,遂已无关宏旨矣。

 

写于201377日  抗战七十六周年

(引自《生命的歌者:著名生死哲学家郑晓江教授纪念文集》

 

上一条:“经师”与“人师” ——从生命教育的视野看当代教师素质的提升 下一条:纪念恩师郑晓江先生